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爱泰兴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查看: 1669|回复: 0

不能忘却他——桑梓爱国抗日将领张公任

[复制链接]

200

主题

200

帖子

722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722
发表于 2021-5-17 15: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来,写了许多怀念家乡的革命先烈和家乡的一些仁人志士的文章,日前,在写发了《佤嘎司令、草鞋司令——陈玉生》一文后,有位朋友忽对我说,其实,我们家乡有一个人也是很值得我们怀念、很值得我们去写一写的,他是当年新四军的朋友,是对新四军有过大帮助、大贡献的人。我知道,他说的是张公任。是啊,张公任,是当年国民政府的的儒将,更是位开明之将,他的爱国情怀,我们将永志难忘。
       他——张公任(1905~1940),原名人杰,字公任,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出生,泰兴人,毕业于省立河南大学,为国民政府抗日将领。他历任无锡县工会委员、国民党县党部委员、江苏省党部常委、省党部执行委员。抗日战争爆发后,任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日军进犯南京时,江苏省党部和省政府从镇江迁往淮阴,后来省政府的办公机构设在兴化。此时,张公任在汉口决定回苏北抗日,虽说他被国民党中央委任为少将参议,但这是个文职,张公任回苏北后因而没有去兴化办公,而是弃文就武,于1938年春,在泰兴东门夫子庙成立了“江苏省民众自卫队通如区抗日右翼指挥部”,他亲自担任指挥官,委任张松山为副指挥官兼第一支队长。同年秋,陈玉生担任八支队队长。八支队在袭击季家市日军时,敌仓皇向靖江城撤退。靖江城里日军也不多,得讯也恐慌逃跑。陈的部队乘机收复了靖江城。他们在靖江城一个星期,没有找到敌人的弹药库,而找到了敌人的供应仓库,他们把仓库里的大米开仓救济了群众,把罐头食品、水果等分装了十二车送回指挥部。张公任把胜利品一部分送到兴化省政府,一部分犒赏八支队的战士。
       当时,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顽固坚持反共反人民立场,他见张公任组织的抗日武装日益壮大,便耿耿于怀,企图制造事端,扼杀这支队伍。韩先令他的嫡系泰兴县县长朱雨峰拖欠通如区指挥部官兵粮饷,后又暗示在黄桥的嫡系“何四旅”朱骥出面,以“慰劳”张公任、陈玉生部攻打靖江城歼敌报捷之名,要张部下排以上干部到黄桥酒馆去聚餐,设计杀害。张公任识破这个阴谋,请朱把酒菜送到部队营地,让全体将士一齐共餐。同时提高警惕,防范袭击。果真,部队官兵在吃中饭的时候,省保安四旅何克谦部便到同仁桥伺机消灭张公任和陈玉生部。八支队迎头痛击,不但没有遭受损失还缴获了一批枪。此后,张公任、陈玉生狠狠地还击了何四旅,丁家桥一战,何四旅惨败,朱骥被打死。当时,张公任非常高兴,说:“不抗日的,搞捣乱的,就该死,该死!活该!”这样,更加触怒了韩德勤,韩下令撤销了“通如区右冀指挥部”番号,并撤去了张公任的指挥官职务。为此,张公任以江苏省政府党部执行委员和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部少将参议的名义,以领导抗日无罪为由,亲赴省政府和韩德勤辩理。凌伯扬、丁成忠随同到淮阴、淮安、宝应、东台以及海安韩国钧处进行呼吁,争取各方道义上的支援。韩德勤在舆论遣责下,不得不赔罪认错。
       为了保存实力,防止韩德勤再生事端,同时也是为从长计议,以求更有效地抗日,张公任到泰州会晤了中间派李明扬。当时李明扬正从陇海路来到到泰州,成立了“苏北第四游击区总指挥部”,由李长江带了一部分人马驻到泰州西山寺内。张公任和陈玉生等研究决定,将所有部队编入李明杨部,隶属苏北第四游击区总指挥部,张公任任该部的秘书长,原有部队交与陈玉生、张松生、顾凤山等人领导。不久即正式编为第三纵队。张公任以秘书长兼任第三纵队司令职务。部队驻防在宣家堡、孔家桥、郭家寨、老叶庄等地,司令部设在宣家堡。不久,李明扬部更换番号为“鲁苏皖边区游击队总指挥部”,李明扬任总指挥,李长江任副总指挥,张公任担任第三纵队司令,陈玉生为三纵八支队二大队大队长。从此,张公任与“草鞋司令”陈玉生依然在一起共同合作抗日。
       1939年起,张公任与中共新四军惠浴宇、管文蔚、梅嘉生等领导同志接触频繁,活动在泰州、丁沟、江都一带,经常有书信来往。有很多的新四军的干部往返第三纵队司令部,双方合作十分融洽,曾有一次,新四军在江都县召开群众大会,特邀张公任去演讲。苏北指挥部指挥兼政委陈毅来到苏北后,曾到大泗庄和张公任会谈,张公任派凌伯扬、丁成忠连夜去护卫陈毅。在大泗庄一家大户人家家里,陈毅同张公任谈得很热烈,笑声不断,一直谈到深夜。那次,张公任从在场部下的卫士身上每人抽一支装上子弹的驳壳枪送给陈毅的卫士。后来,张公任又一次带卫士长和卫士两人骑自行车去见陈毅军长,共商抗战大事,共谋大业。
        张公任经常说:“只要是中国人,就要团结抗日,不问党不党,只问抗不抗,枪口应当一致对外。”有一天,重庆来了电报,说张公任的长子死了。大家都安慰他,要他忍痛节哀,保重身体。他说:“我最喜欢的大儿子死了,我是很伤心的,不过,现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我们千千万万的同胞在受难,这使我更伤心,大敌当前,我们要以救国为先,抗日为重。”遂用大笔写下了“还我河山、保卫中华”八个大字,以勉励自己和激励部下。
       1940年元月,韩德勤妄图消灭张公任抗日部队的心不死,采用了更加阴险的手段。韩亲自到泰州找李明扬,电请张公任到泰州参加军事会议,商量联合收复泰兴城。张公任赶赴泰州参加了会议,商定三纵队负责攻打泰兴城西、北门,韩军进攻东、南门。在这一次战斗中,张公任身穿灰布军装、打绑腿、穿草鞋,率领卫士排亲赴前线,并到前沿阵地视察、部署战斗。在张公任、陈玉生指挥三纵队官兵打得十分英勇之际,不料李守维的89军33师从东、南门一带突然撤走,因而日军得以集中主力反扑西、北门,在激战中,致三纵队官兵伤亡三百余人。勿怪老百姓说,天上有颗扫帚星,地上有个韩德勤,专搞摩擦不抗日,还要谋害张将军。张公任对韩德勤的卑鄙行径进行了公开遣责,曾到海安韩国钧处,向原省党部的旧人揭露韩德勤借刀杀人的险恶用心,使韩十分尴尬。
       1940年夏,为迎接新四军东进,泰兴人民按照苏北特委的指示,积极做好驻地国民党军队的统战工作,为新四军东进抗日开辟通道。泰兴宣堡地区当时驻有国民党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李明扬的部队。为了动员他们合作抗日,中共泰兴县委选派一批党员打入该部第三纵队张公任的“战地服务团”,进行抗日宣传,开展统战工作,争取张公任保持中立。张公任则说,“我随时听从共产党的号召,接受新四军领导,坚持抗日。”为此,当新四军7月中旬准备东进还未到达宣堡镇时,张公任就率部转移到大泗庄一带,为新四军东进黄桥主动让路。为迷惑李明扬,更是为了迷惑韩德勤,在新四军经宣堡东进时,张公任令随从朝天放了三枪。
       1940年10月,黄桥战役中,张公任更以弹药、装备支持新四军;他是真正的新四军的挚友,爱国将领黄桥战役刚刚结束,陈毅军长即派员来到宣家堡联系,并邀请张公任到黄桥会晤。张公任因生病不能骑马、坐车,是坐大轿去的,由卫士长和卫士骑摩托车负责沿途保卫工作。抵达黄桥时,陈毅军长亲自出迎,在新四军部队临时住所谈至深夜。
       回宣家堡不久,张公任由于对形势的忧虑及劳累等原因,病体日见沉重。泰州李明扬总部来电话,要张公任立即到泰州治疗。经李明扬请了泰州美籍福音医院贝力斯院长来诊治,诊断为溶血性黄疸症,后病情继续恶化,终于在1940年11月逝世。张公任逝世后,遗体即安放在西山寺,由总部和各界人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随之公任之遗体葬于泰兴宣堡镇郭寨村的一块地里(现这块地为郭寨村二组一农民的承包地)。彼时,新四军亦派代表送了陈毅撰写的祭文和挽联。挽联为:“协作农工保山河,扫除大盗建新华”。陈毅还给张公任的夫人吴亚琴发了慰问电,并对抚养、教育张公任的遗孤妥善作了安排。后来泰兴县抗日民主政府还专门办了一所“公任中学”,以示纪念张公任将军坚持抗日的爱国精神。
       张公任原居泰兴城内老虎巷。这位从泰兴城走出的能文能武的将军,去世时年仅35岁,在短短的人生中,他以民族大业为己任,主动联合新四军一致抗日,为黄桥决战的胜利作出了贡献。他不愧为是新四军的挚友,不愧为是抗日爱国将领,人民将永远怀念他。他的抗日精神、爱国情怀将永远值得我们学习。据说,他长眠之地的郭寨老百姓每年都自发地去他的墓地烧纸钱,祭祀他。这说明桑梓的百姓并没有忘记他。为此,本作者特建议有关方面理应为这位家乡的爱国将领,这位当年新四军的挚友修墓立碑,志功颂德!
来源:乡风儒语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泰兴市嘉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苏ICP备20024011号-3 )

GMT+8, 2024-7-23 19:26 , Processed in 0.06679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